齐乐娱乐网
您当前位置:齐乐娱乐网 >> 行业资讯 >> 葡萄酒 >> 浏览文章

传王朝酒业一季度营收仅7000万

2018-4-16 6:44:17云酒团队 云酒头条 【字体:

传王朝一季度营收仅7000万,改革后薪资普降,王朝能否摆脱泥淖?     一面是低迷不振的业绩,一面是转瞬即逝的机遇,旁边还有越跑越快的对手,王朝的紧张感可想而知。
    2018年2月,王朝酒业正式启动机制改革。近两个月时间,效果如何?
    近日从消息人士处获悉,今年一季度,王朝酒业销售收入仅为人民币7000万元左右(不含税),按照最新的人民币对港元汇率计算约8756万港元。
    与王朝酒业最新公布的2016年业绩相比,7000万意味着跌幅远超30%。
    与此同时,备受关注的王朝机制改革尚且看不清眉目。但就目前而言,内部竞聘机制首先带来销售公司薪资普降。据爆料,改革后第一个月,销售公司员工薪资普遍下滑明显。一面业绩下跌不止,一面是改革困难重重,王朝还能摆脱泥淖吗?
    跌势不止,“最冷”一季度
    今年年初,王朝酒业发布迟到的“2016年全年业绩公告”。公告显示,王朝酒业年收入4.52亿港元,也就是3.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7.9%。
传王朝酒业一季度营收仅7000万
 
王朝酒业2011-2016年业绩     而根据今年3月20日王朝酒业披露的盈利警告,其2017年继续录得亏损,业绩依旧未能扭转。
    一般而言,按照惯例,中国葡萄酒行业一季度营收占到全年30%-40%。也就是说,2016年一季度,王朝销售收入大体在1.35亿至1.81亿港元。
    如此说来,假如王朝酒业2018年一季度销售收入真在7000万人民币左右,这个“改革季”将会成为王朝“最冷”的一季度。测算之下,跌幅比2016年更高,至少在30%以上。
    而根据其早先公布的财务报告,从2011年到2016年,王朝营业收入由15.12亿港元缩减到4.52亿港元,除了2015年跌幅收窄,其余四年均保持了23%-28%的跌幅。这样来看,即便是在连续下跌的这些年,今年一季度30%以上的下滑仍是一记重拳。
    王朝动了,但真的动起来了吗?
    今年2月27日,王朝开启内部竞聘机制,并以此重回行业视线。
    经过一轮竞聘上岗,王朝的营销团队由316人变为194人,30%的调整幅度,这在王朝以前从未有过。
    彼时,启动这样的机制改革,王朝士气大涨。
    在3月8日举行的销售系统全员大会上,王朝酒业董事长孙军与王朝酒业销售公司总经理杨海燕现场签订“2018年王朝酒业营销任务责任书”。那一刻,无论是在场员工,还是受邀参会的经销商,好似都感受到一阵久违的鼓舞。
    有经销商说,那天的王朝给人一种活力四射的感觉。孙军也表示,王朝今年要加大投入力度,让经销商有利润、让员工挣到钱,这也是营销系统机制改革的最终目标。
    除了大家看得到的,王朝酒业还做了一些“幕后工作”,比如杨海燕在过去一年,跑遍了王朝90%的市场。
    陆陆续续的变化似乎为“迟滞”的王朝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气息,好像让人觉得,王朝或许又能谈谈理想了。
    但着眼于另一个层面,这一轮机制改革能否落下实锤尚有待观察,比如内部竞聘之后,机制真能“活”起来吗?员工的积极性真能调动起来了吗?
    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获得的一份爆料显示,竞聘完成之后,王朝酒业最近一个月,销售系统薪资普降。除副总经理以上级别,销售系统扣除五险一金后到手薪资不足2000元,部分员工工资甚至只有三位数。
    对于上述情况,杨海燕表示:“这都是正常的,主要由于结构调整。”但“人”始终是改革中最重要的角色,经过竞聘重回工作岗位之后,这阵“改革的号角”能否带来真正的“解放”,云酒头条将继续跟踪。
    王朝的紧张时刻
    回到3月8日那场动员大会,孙军面向竞聘后的新团队讲起王朝接下来的工作方向。他本人是天津食品集团的副总会计师,同时兼任王朝酒业董事长,此前曾供职中新药业,有过药品营销经验,包括大名鼎鼎的速效救心丸。
    但今天的王朝,或许是他职业生涯前所未有的挑战。
    从王朝酒业自身而言,2016年王朝亏损减少至1.01亿港元,减幅达到51.1%,但主要原因在于降低减值准备、折旧等费用控制,并未露出盈利能力的苗头。
    加之,2017年王朝将御苑酒堡作价4.2亿出售,可以说是出卖了“最值钱”的“家底儿”,也让业内产生因缺失盈利能力,出售大酒堡以补足现金流的猜测。
    然而在王朝沉寂的这些年,隔壁家的小伙伴们却逐渐找准方向、全力奔跑,2018年尤为明显。
    2017年9月27日,李士祎从“海选”中脱颖而出,出任中粮集团长城酒事业部总经理。李士祎从品牌、产品、渠道等方面对长城葡萄酒进行了全方位的战略梳理,卡位“红色国酒”,同时立足于特色中国产区,最终敲定核心大单品。
    张裕这些年早已“出国留学升职加薪走上了人生巅峰”,形成了以葡萄酒、白兰地、进口酒齐头并进的“三驾马车”,拥有国外法国富郎多干邑酒庄、西班牙里奥哈爱欧公爵酒庄、智利魔狮酒庄、澳大利歌浓酒庄等,国内张裕解百纳、醉诗仙等数十个主推国内外的产品品牌,构建了丰富的全球产品矩阵。今年春糖期间,张裕更是紧锣密鼓连办五场活动,进入周洪江时代的张裕火力很足。
    当然来自进口酒的压力同样不容小觑。根据中国海关数据,从2013到2017年,中国进口葡萄酒总量由3.77亿升增长到7.46亿升,五年翻了一番。
    而根据Vinexpo / IWSR发布的葡萄酒和烈酒行业年度最新预测数据,未来五年,中国葡萄酒市场价值将达到230亿美元,涨幅在1/3左右。这意味着,五年之内,中国葡萄酒市场将产生近60亿美元的市场增量,也就是约380亿人民币的增长空间。
    一面是低迷不振的业绩,一面是转瞬即逝的机遇,旁边还有越跑越快的对手,王朝的紧张感可想而知。孙军曾说:“为了公司二次腾飞,王朝这个品牌以后是否还有,全在你们手中。”这句鼓舞士气的激昂之辞,却也透露了王朝此时的处境,整个行业快速上升期,也是竞争差距倍速拉开的时期。
    越是这样的紧张时刻,越是需要改革的实锤。也许战线会拉的很长,但这是一个品牌崛起的必然之路。
分享到:


网友评论:

齐乐国际APP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