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乐娱乐网
您当前位置:齐乐娱乐网 >> 行业资讯 >> 其它白酒 >> 浏览文章

频遭大股东减持质押 口子窖资本市场动静不小

2018-4-10 7:33:41佚名 中国商网 【字体:

    【中国白酒网】前不久刚因股东违规操作被上交所“点名批评”的口子窖最近又连发了一系列公告。4月3日,口子窖发布《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实施公告》,宣布口子窖将购买海通证券“一海通财。 理财宝”系列收益凭证,金额为5000万元,到期日为2019年3月31日。
  与口子窖公司利用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对比的是大股东频繁进行质押融资,同时多个股东进行高频次减持,甚至因减持中的违规操作引来上交所的“点名批评”。口子窖大股东高频次质押、减持、股价变动背后究竟演绎出怎样的故事?口子窖未来的发展前景如何呢?
  很高的质押比例
  前不久刚因股东违规操作被上交所“点评批评”口子窖这几天又连发了一系列公告。4月3日,口子窖发布《关于使用部分闲置募集资金购买理财产品的实施公告》,宣布口子窖将购买海通证券“一海通财。 理财宝”系列收益凭证,金额为5000万元,到期日为2019年3月31日。
  与口子窖公司利用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对比的是大股东频繁进行质押融资,同时多个股东进行高频次减持。仅仅在近几天,口子窖大股东刘安省就频繁进行质押和解质押。
  公告显示,2018 年3月19日,刘安省将2015年9月质押给宜兴市如日中天贸易有限公司的179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0%)解除了质押;3月27日刘安省将持有的本公司的股份2701万股限售流通股(占本公司总股本 4.5%)质押给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用于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3月29日,刘安省将2015年8月质押给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490万股解除了质押。
  口子窖证券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股东的质押、解质押都是股东的个人行为,公司只按照规定做相应的披露,但并不做任何解释。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记者介绍说,质押一般是有期限的,到期后要先解押再重新质押。因此股东对股票的解质押一方面可能因为前序质押到期,先解质押以便重新质押,另一方面可能是为了质押置换。
  值得注意的是,口子窖股东对公司股票的质押比例很高。据口子窖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前十大股东中除了GSCP Bouquet Holdings SRL(境外法人)的股份状态显示为“无”以外,其余境内法人、境内自然人的股份状态都是质押。
  据口子窖2018年3月28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徐进、刘安省及一致行动人张国强、孙朋东、徐钦祥、朱成寅、范博、周图亮、段炼、黄绍刚、赵杰、仲继华共计持有本公司的股本约2.86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 47.73%。同时,他们已累计质押本公司股份约1.02亿股,占其合计持股总数的 35.54%,占本公司总股本的 16.96%。
  业内人士分析,前十大股东中股份多大比例质押才算合理并没有明确规定。但大量的股份质押被很多人看作是利空行为,一方面说明上市公司大股东的现金流短缺,一方面质押股票未来有被平仓冲击股价的风险。
  一位不愿具名的齐乐娱乐专家对记者坦言,口子窖股东频繁质押很可能是变相的减持,口子窖内部多名大股东年纪大了,减持的可能性很大。
  两次减持背后的故事
  说到减持,刚在十几天前,口子窖还因违规减持被上交所“点名批评”。资料显示,3月20日,上交所发布了《关于对安徽口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监事冯本濂予以公开谴责的决定》,决定称,口子窖监事冯本濂于2017年9月28日至9月29日期间,通过上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累计减持公司股票28.3万股。口子窖预约在2017年10月27日披露2017年度第三季度报告。作为口子窖监事,冯本濂在定期报告披露前30日减持公司股票的行为,构成了定期报告窗口期减持公司股份方面的违规。
  因此,上交所表示,冯本濂违规减持公司股票,数量巨大,情节严重。上交所为此做出纪律处分:对口子窖监事冯本濂予以公开谴责。对于上述纪律处分,上交所将通报安徽省人民政府和中国证监会,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资料显示,2017年7月24日至11月6日,冯本濂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99.43万股股票,减持价格区间39.9元/股-54.34元/股。粗略计算一下,冯本濂合计套现金额在4000万元左右。
  冯本濂在口子窖工作已久,长时期从事财务相关工作,最终因违规减持被点名确实令人唏嘘。口子窖相关负责人对记者介绍说,其实在2017年10月进行公司自查时,口子窖已经发现了问题,并和上交所进行了沟通。而冯本濂现在年事已高,已经退休,不参与公司经营,也没有哪部交易,其行为属于误操作。
  而依据口子窖2018年1月12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冯本濂减持计划实施不会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股权结构及持续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在这次减持计划实施前,冯本濂直接持有公司股份436万股,占总股本的0.73%;截至公告日,其直接持有336万股,占总股本的0.56%。只字未提违规操作的事。
  也就是说口子窖明知股东已经违规操作,但在公告中并未告知股东,却一直强调股东的减持对公司经营等没有丝毫影响。
  而在这段时间进行高频次减持的还有GSCP Bouquet Holdings SRL。记者查阅公告获悉,从2017年的7月10日到11月6日,口子窖第三大股东GSCPBouquet Holdings SRL(按照减持前的比例为第三大股东)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共减持公司股本3600万股,持股比例由此前的6.82%下降到0.82%。
  业内人士分析,股东GSCP Bouquet Holdings SRL和监事冯本濂几乎同时段进行减持,很可能是提前商量好的,两者的关系可能非常密切。
  更为巧合的是,口子窖公司的股价2017年全年保持上升的态势,却从两大股东减持截止的第二天2017年11月7日开始进入了下滑通道。数据显示,2017年11月7日口子窖股价开盘54.38元/股,此后便一直下滑,截止当前的2018年4月3日报收43.74元/股。
  沈萌解释道,股东减持一般是为了变现获利,股东通常选择在高位减持从而获利更多,2017年齐乐娱乐走出一波上涨行情,因此成为股东减持的好机会。而2017年11月8日股价下滑后,两股东就停止了减持动作,也可见两者套现获利意图明显。
  实际上,早在2016年,口子窖就经历过一波大规模的减持。资料显示,2016年6月23日,口子窖发布公告宣称GSCP Bouquet Holdings SRL将自减持计划公告之日起三个交易日后六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或协议转让方式减持合计不超过9552.06万股,按照当时股价计算,市值在30亿元左右。
  而两次减持不同的是口子窖股价的变动。具体而言,2016年口子窖发布GSCP Bouquet Holdings SRL的减持公告后,公司股价便一直下跌,直到2016年底到2017年初才出现反弹。而2017年7月到11月间股东GSCP Bouquet Holdings SRL和监事冯本濂减持期间,公司股价一直上涨,直到11月7日才进入下滑通道。
  沈萌认为,大股东、监事等的减持会使得市场上股票卖盘增大,造成股价的下跌,而2017年这波减持伴随股价的上涨很可能是因为当时白酒板块受到市场资金的追捧,不受个股股东减持的负面影响。总之,股价走高会促使股东在高位减持或质押融资,但主要股东减持又会抑制股价的提高。
  而口子窖这两年股价上扬除了白酒股整体受宠,也是在市场回暖大背景下其业绩较好。数据显示,2017年1-9月,口子窖实现营收27.15亿元,同比增长16.29%,净利润9.01亿元,同比增长26.48%。
  不过,口子窖内部发展呈现出向高档酒集结和向安徽省内市场收缩的趋势。数据显示,口子窖2016年高档白酒实现收入25.5亿元,同比增长11.95%,中档白酒实现收入1.3亿元,同比下滑12.3%,低档白酒实现收入9862.9亿元,同比下滑11.5%。此外,安徽省内市场实现收入23.1亿元,同比增加17.84%,省外市场实现收入4.7亿元,同比下滑18.97%。
  业内人士分析,口子窖的优势在于安徽省内市场的高档白酒,省外市场开拓不善,中低档酒发展也受挫。而在名酒复苏和次高端兴起的大背景下,口子窖今后应继续向省内收缩,继续加大中高档酒发展。
 
分享到:


网友评论:

齐乐国际APP客户端下载